陆游《书愤》诗“气”字解读

是悲愤还是豪气?


——陆游《书愤》诗字解读


 


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陆游的这首《书愤》诗之所以脍炙人口,不仅是因为诗歌的语言表达技巧运用娴熟,更因为它塑造了一个胸怀郁愤但却矢志不渝的诗人形象。清人李慈铭在《越缦堂读书记》中评说此诗:全首浑成,风格高健,置之老杜集中,直无愧色。新教材选入此诗,自能代表放翁一生情怀与诗风。但笔者觉得教材对诗的第二句气如山中的字的解释不妥,原注如下:[气如山]积愤如山之重。诗人目睹北方大片山河被金人占领,而南宋王朝不图恢复,故有此语。气,悲愤。(高中《语文》第三册,第30页)窃以为气如山应当解释成志气”“壮气”“豪气等为佳。下面试从四个方面进行阐述:


首先,从首联句子关系入手。单看诗歌第二句“中原北望气如山”,“气”字可解释成志气”“壮气”“豪气(全句应解释为北望中原产生决心恢复失地的英雄豪气如山),也可解释成悲愤”“积愤”“愤恨(全句应解释为北望中原因朝廷苟安而失地未复胸中郁结的积愤如山)。但是,倘若联系首句,情形便有了改观:早岁那知世事艰一句,虽暗写诗人晚年已知世事艰难并流露出愤激不平之意,但毕竟着眼点是早岁,诗人是在感叹自己早年不懂得世事的艰难。故而,下面承接的句子理当是首句不知世事艰难情况下的(两句当为因果关系),作为的“中原北望气如山”必然要体现出那知二字所含蕴的意味。仔细揣摩、涵泳,气如山当解释成志气”“壮气”“豪气等为是。


其次,从首、颔两联关系分析。诗歌颔联用了列锦手法(即意象直接组合),把分别表示军队、时令、地名的名词并列叠加在一起,构成了雄健激越的艺术画面:乘楼船,冒夜雪,奋战在瓜洲渡;骑铁马,顶秋风,激战于大散关。咀嚼这两句诗,洋溢着的是战斗的豪情,展示出的是报效祖国的雄心。联系颔联的意境内涵,诗歌第二句的字只有解释为志气”“壮气”“豪气等才更能与颔联昂扬之气、雄浑之境相匹配:首联为概述早年的豪情壮志,颔联是诗人恢复之志的具体化。这正如袁行霈先生所说,陆游虽然没有亲身参加这两次战斗,但那战斗的生活他是十分向往的,两次胜利曾使他兴奋鼓舞过。所以瓜洲渡和大散关便成了陆游回忆往事时印象最深,而形诸笔端时气壮如山的两个带有象征性的地点了。(袁行霈《中国诗歌艺术研究》)


再次,从全诗章法透视。律诗,在章法上颇讲究起承转合。就本诗而言,第二句中的字唯有解释为志气”“壮气”“豪气等才能构成突,使得诗歌前两联与后两联形成强度对比,吻合起承转合的章法:首联写早年胸怀收复中原的如山气概,是起;颔联回顾铁马秋风的战斗经历(或说向往铁马秋风的战斗生活),是承;颈联抒写壮志难伸的悲愤,是转;尾联于感叹无人可与诸葛亮比肩中流露出悲怆之情,却又不失豪壮之气,是合。特别是塞上长城典故的使用,诗人是以檀道济自况。这种比况,当有首、颔两联“英雄豪气”的奠基与辉映才能够使怀有满腔爱国热忱的诗人形象更加鲜明、更加丰满。倘若像教材的解说,中原北望气如山悲愤之意,就会使得塞上长城一语缺少了坚实的支撑点,给人一种凌空的轻浮不实之感。


最后,联系诗人的性情、诗论与诗风说明。陆游生于北宋末年,少年受爱国思想的熏陶,虽为官屡遭贬黜,却有不失恢复之志的性情操守。这种性情体现在诗论中,便是他的诗论标举以气为主某闻文以气为主,出处无愧,气乃不挠(《傅给事外利集序》),谁能养气塞天地,吐出自足成虹霓(《次韵和杨伯子主薄见赠》)。这种表现在诗中,便具有振奋人心、鼓舞士气的巨大精神力量,这是陆游诗歌的内核,体现了他的诗歌风格。陆游诗中多次抒写这种秉烛挥毫气尚遒(《江楼醉中作》),老夫壮气横九州(《冬暖》),气可吞匈奴(《三江舟中大醉作》),白发未除豪气在(《渡浮桥至南台》)等等。这些诗句中的虽内涵不完全一致,但都是誓复中原的正气、壮气与豪气。这是陆游诗倍受后人青睐的一个重要原因。纵观陆游的性情、诗论与诗风,可以看出,《书愤》第二句中原北望气如山字,当是具有阳刚与健美的英雄豪气,它集中反映了诗人早年的书生意气和志士愿望。正是早年这种意气的浓烈和愿望的宏大,才使得诗人在鬓发斑白的晚年因塞上长城空自许而倍感人生失意的无奈和壮志难酬的苦痛,于是胸腔中涌动出无法抑制的悲伤、怨愤之情。这种因心理与现实的巨大落差而产生的失落与悲愤,凸显了诗歌的题目——书愤


其实,诗人这种深沉的悲愤之情正是强烈的爱国情怀的曲折反映,这种情感在诗歌尾联也有着鲜明的体现:诗人引用诸葛亮的典故,除了感叹自己不能像诸葛亮一样实现北伐愿望而流露出失意、悲怆之情外,在与诸葛亮的相比中也体现了诗人鞠躬尽力,死而后已的一腔爱国情怀。放翁的这种情怀在词作《夜游宫·记梦寄师伯浑》中有着明确的表达:自许封侯在万里,有谁知?鬓虽残,心未死!难怪纪晓岚如此高度评价《书愤》诗:此种诗是放翁不可磨处,集中有此,如屋有柱,如人有骨。(李庆甲《瀛奎律髓汇评》)


 

发表评论